默然✨

BlockB

Nobody but you

旧文,已改动,非现实向,OOC

part.1

  楼下24小时便利店来了一个专值夜班的收银员是禹智皓半夜去买东西的时候知道的。那天禹智皓熬夜到凌晨想找点东西充饥,却发现冰箱里空无一物,只好拿着钱包下了楼。入秋的夜风吹在身上不禁让只穿着T恤的禹智皓加快了脚步。

  冷风在禹智皓开门的缝隙中钻入屋内,收银台里正犯困的人打了个哆嗦睡意全无,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欢迎光临……”“嗯。”

  禹智皓没有看他只是应了一声便直奔货架而去。当他站在冷藏柜前正苦恼拿哪一种啤酒时,背后突然传来那人的声音。

“晚上冷,就不要喝冰的了,对身体不好。”

  禹智皓闻声放下手转过身,看到那人端端正正的穿着衬衫打着领带,褐色的头发衬着他白皙的面容。精致?禹智皓脑袋里突然蹦出来这个词。而另一边,那人被禹智皓“凶狠”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慌,便顺手在旁边的货架上拿了一盒儿童牛奶递给了他。

“喝这个吧…”“……”

  第二天一早禹智皓便顶着黑眼圈坐在沙发上,盯着茶几上那盒儿童牛奶愣神,眼前不断浮现出那人皎好的面容,耳边也回荡着他清澈的声音……他甩了甩头,把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赶走,正发愁是叫外卖还是煮拉面,表志勋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智皓哥,一起出来玩呗?”“干嘛?去当灯泡吗”“哎呀不是啦,是我有个新朋友要介绍给你,你肯定很惊喜,来嘛来嘛…”禹智皓听着电话里一边偷笑一边卖萌的洞窟低音,只觉得胳膊上汗毛立起,把手机拿远了一些,带着嫌弃的语气回他,“行行行怕了你了,地址发我吧。”

   这么肉麻的表志勋不会被李泰欥打吗?禹智皓一边想一边拿了钥匙出门……

    禹智皓刚一进了酒吧,就看到表志勋坐在吧台那儿一只手搂着李泰欥一只手朝他挥,一边挥一边还喊。

“智皓哥,智皓哥,这里这里……”

声音大的以至于一众人都把视线聚集在他们身上。李泰欥尴尬的挣脱开表志勋的手转过身去,跟吧台里正在调酒的李敃赫聊起来。

  看到禹智皓走过来的表志勋心虚的推了推旁边的朴经,当禹智皓看到坐在一旁显得超小只的朴经时,朴经也正巧抬起头来看禹智皓,两个人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四目相对,气氛微妙。坐在旁边的表志勋想开口说话,却被李泰欥一把拉了过去。表志勋拉住李泰欥肌肉发达的手臂左摇右晃,被他一个眼神吓了回去。

  “我是……”“禹智皓啊,志勋跟我讲过了,我是朴经。”还没等禹智皓说完,朴经便打断了他,然后握住正愣神的他骨节分明的手,眨了眨清澈明亮的双眼看着禹智皓。禹智皓觉得面前这人的眼睛里好像有星星,马上就要把自己吸进去一样。

   李敃赫看着略微尴尬的两人,说“智皓,坐下啊,今天喝点啥?”“”啊?老样子吧,不喝酒,开车来的。”禹智皓回过神来,看到朴经手中的酒便问“你今晚不用上班?”“”反正晚上没什么人,索性就跑出来玩了啊。”“啊…”              

   禹智皓应了一声就开始和李泰欥讨论他的新纹身,朴经一边时不时的搭话,一边晃着手里的酒想,扣个鬼工资,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工资,反正那个便利店都已经被表志勋买下来了,最重要的是赶快把禹智皓撩到手才对。

   另一边,禹智皓聊的正开心,全然不知道朴经在想什么,只是看到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便问他是不是生病了,一边问一边把手靠在了他的头上。上一秒朴经还没被禹智皓凑上来有些凉的手吓了一跳,感觉头上像是触电了一般,酥酥麻麻的,下意识向后缩了缩连忙说没事,下一秒就看到禹智皓啪一下站起来,拿着车钥匙说要送他回家。

  “诶智皓哥,我去送吧我去送吧!你都不知道经哥住在哪,怎么送……”表志勋小心翼翼地看着今天异常敏感的禹智皓,声音一度一度弱了下去。“没事我知道,你和泰欥哥回去吧。”禹智皓说完便拉着朴经走了出去,却没有看见朴经转过头向吧台那儿的俩人露出一个皎洁的笑容。

  “诶西,经哥这是羊入虎口啊!不对,是披着羊皮的小狐狸入虎口…”表志勋担忧的看着离去两人的背影,“行了行了,就你知道的多,还回不回家了?”“回回回,你跟我回家么?”“做梦,我是让你送我回家。”“啊知道了,那你要不要考虑下,收留我?”李泰欥强忍着想要打他一拳的冲动,迅速走出了酒吧。

“朴经…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你刚才不是还说知道吗?”朴经看着禹智皓手足无措腾一下红了脸,不禁笑出了声。“哈哈,送我回便利店吧。还有,以后不要直接叫我名字了,叫经或者经儿都可以哒,我可是跟你同岁”“嗯好,经…儿”

  禹智皓开车到了小区,却看到朴经已经在副驾驶上睡熟了,便自作主张把他带回了自己家。
 
part.2

  朴经是被一阵洗澡的水声吵醒的,起床气刚要发作,突然想起自己应该是在便利店才对,努力的睁了睁眼环顾陌生的卧室,回过头就看到放在床头上的那盒儿童牛奶,以及,一副未完成的画。

  朴经脑袋轰的一声就炸了,156的智商都没转过弯来,“那盒牛奶居然被禹智皓放在卧室床头?巧合吧…可是那副画,怎么看怎么像我啊?这是暗恋?”朴经掀起被子,看到自己还完完整整的衣服脑子里又是轰的一声“相互喜欢那就请你直接扑倒啊绝对不反抗的!”

  结果刚抬起头的朴经就看到禹智皓只用浴巾围住了下半身出了浴室,还有零星几点没擦干的水珠顺着他的胸膛滑下来,滑过结实平坦的腹部,再一路向下……

  朴经刚想叫就听见禹智皓说,“我…我…我…经儿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什么都没干!”“”你你你,你是想干点什么还没来得及吧!”说罢朴经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被子。“”不是不是,我……”“你什么你,先给我解释解释这画怎么回事?”朴经拿着那副画看着禹智皓,接着问,“你暗恋我?”

  禹智皓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表情隐没在他长长的睫毛中,有些看不真切。“经儿,我知道我可能吓到你了,而且知道你可能接受不了,但我是真的在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跟我在一起好吗?”禹智皓小心翼翼的问着。朴经看着面前有些慌乱的禹智皓,低着头,两只无处安放的手交缠着,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不禁笑出了声。“我要是不答应呢?”“那我就多问几次好了。”“我答应了。”“啊?”都准备好被拒绝的禹智皓在得到一个肯定答案时愣了一下,立刻凑到了床边,看着朴经闪着星光的眼睛,像一只大型犬似得向床上蹭了上去。

  “呀禹智皓!你把衣服穿上再上来!”朴经看着蹭上来的禹智皓以及他快蹭掉的浴巾喊到。禹智皓才不管朴经说了什么,一下子就把人圈在了怀里,堵住了他絮絮叨叨的嘴。

番外

  朴经第一次见到禹智皓是在大学里。那次朴经团队代表新西兰学校回国参加奥赛。比赛的第二天清晨,朴经独自在这个陌生的学校散步。因为天刚蒙蒙亮,所以路上基本没有人。

  春天的清晨不像是午间那样燥热,凉凉的风吹在身上勾起一丝清爽。

  朴经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那学校最出名的樱花林,本来有些失望的他,却在看到不远处树下的那人时有片刻失神。一头整齐的黑发,垂在眉梢长长的刘海,一双狭长有神的眼,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风景,静静的在手下描摹着。一阵风拂过,卷下几片花瓣缓缓的飘落在他身旁,更像是一幅让人着迷的画。

  后来,他几乎是在那人的一声轻笑中落荒而逃,不过那人落在画板上的名字,深深地烙印在他心里——「禹智皓」。

———————

  朴经第二次见到禹智皓是在李泰欥的纹身店。自小就怕疼的他在看到禹智皓走出来的那刻脑子一热便冲了进去。然后……就认识了纹身师李泰欥和同样怕疼的表志勋。朴经走进去时,李泰欥正准备给神色狰狞的表志勋纹身,可还没等李泰欥下手,表志勋就如同杀了他一般嘶吼起来。李泰欥扶额,看着刚从门口进来就被吓一跳的朴经连忙问他是不是来纹身的,朴经想了一会说是,然后又说不过他怕疼,还是算了。李泰欥听完直接气结,把两人丢出了自己的店。朴经就和表志勋蹲在路边面面相觑,硬生生地窝成两朵蘑菇。李泰欥正准备回家时看见自己门口窝着的俩人就笑了,笑骂了几句便带着他俩一起去吃了饭。一来二去,三个人就混熟了。

  没多长时间后,表志勋那个Pabo喜滋滋地牵着李泰欥说要请他吃饭时,他才知道两个人搞在一起了。吃饭的时候表志勋一直眼泪汪汪地说要报答他,他想了一会说
“我也没什么事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我想把禹智皓追到手?”
表志勋反应了半秒立刻说“这有什么啊~小意思。禹智皓可是我哥…”
李泰欥拍了拍表志勋的头“你哥是个直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有那么简单?”
表志勋笑“哥你还是直的呢…”
朴经看着李泰欥一把糊在表志勋脸上时一边感叹自己真不应该来自讨狗粮吃,一边想怎么搞定禹智皓……

———————

  朴经第三次见到禹智皓是在便利店。表志勋告诉他这个店已经被他买下来了,现在就等猎物上门了。朴经笑骂着问表志勋
“你让我大半夜守在这儿?还等猎物上门?你该不会是被爱情冲昏头脑了吧表志勋?”
“经哥你相信我,就我哥这种搞艺术创作的人,专挑大半夜出来觅食……”

再后来,朴经真的在大半夜见到了禹智皓……

End.

네 눈빛을 따라줘
请在我心里
내 맘속에
倾注你的目光
넘치도록 더 더 더
直到溢满 更多 更多 更多
목이 말라 탈 듯이
嗓子干得快要起火
널 마시고
让我喝着你
잠들게 해줘
进入梦乡
              -------「Nobody But You」
Block B BASTARZ

同居三十题(六)大扫除


自从十二月就开始丧
半小时产糖 超短 半现实向
这里默默 祝各位小可爱食用愉快

禹智皓半夜结束公演回到家时整个人是崩溃的,看着满桌子的外卖盒还有啤酒罐怒气值蹭蹭上涨,不过当看到沙发上躺着的人儿时瞬间没了脾气。

沙发上鼓起一个小小的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毛毯下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禹智皓慢慢蹲下来拍了拍那个小脑袋,看他缓缓睁开惺忪的双眼。

“智皓啊,你回来了。”
“嗯,不是说别等我了嘛,怎么还在这睡着了?”
“因为想你啊。”

朴经坐起来往边上靠了靠让出地方,禹智皓站起来坐在他旁边把他捞到怀里,顺了顺挡住他眼睛的头发,在他眼角轻轻落下一个吻。

禹智皓见他没反应便开始得寸进尺,唇舌交缠中把手伸进朴经宽大的卫衣里抚摸滑嫩的肌肤。

“唔……禹智皓你放开我。”朴经挣脱开他,抱着毛毯往角落缩了缩,“智皓我累了,想睡觉…”

看着缩在角落用撒娇语气跟他说话的禹智皓勾了勾唇角,起身把茶几上的东西收拾好,抱起朴经往卧室走,“那,经儿明天要陪我大扫除啊。”

“好好好,啰嗦!”朴经窝在软软的床上缩进被子里,看禹智皓压过来立刻滚到一边,让禹智皓扑了个空,“你你你,去洗澡!臭死了身上!!”

禹智皓无奈的笑笑,看着把脸埋进被子的朴经,转身拿了睡衣去了浴室。

等禹智皓洗完澡,朴经已经梦游仙境了,看着自家小男友窝在被子里睡的天昏地暗的表情,禹智皓没忍住揉了揉那人的头发,换来一声嘤咛。

“经儿,晚安。”
“嗯……晚安”

一个关于发色的小段子

朴经是被禹智皓揪醒的,在反抗了几次无果后,伸出手抓住了禹智皓的头发。禹智皓被抓的生疼一个翻身把朴经压在身子底下,扒拉开被子紧紧抱住他。
“经~经~起来了,说好了今天要跟我一起出去玩的。”
“啊,沉死了你给我下去!!谁跟你说好了,就你那一头荧光绿,出去肯定会被认出来。赶快下去,我还要睡觉。”
“那我去换个发色?有权前几天那个红色不错诶。”
“得了吧你,还想凑齐一套荧光笔?”
禹智皓没说话,翻身躺在旁边不知道在想什么。朴经见他没了动静,便又裹了裹被子睡着了。
等朴经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禹智皓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了一张字条和一杯还温热的牛奶。他简单收拾了下便去隔壁找了李泰欥一起去吃早饭。
禹智皓回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刚坐下安宰孝就开始控诉自家leader大早晨起来就把他从温暖的被窝里拽走的愤懑。禹智皓坐在朴经旁边,见安宰孝控诉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靠在朴经肩膀上小声的说话。
“经儿~我换了发色哦~是你最喜欢的冷棕色~”

在寒冷的冬天
一个温暖的人
折射温暖的光
本就是一件温暖的事吧

『鸡经』五个小段子

part.1

朴经最害怕的是和禹智皓一起在家里看电影。
#禹智皓你死远点##嘤嘤嘤他眼神好可怕##有种要吃了我的感觉##嗷嗷嗷#

part.2

表志勋的三个错觉:1.羡慕经儿哥和智皓哥的友情 2.智皓哥的情商好高 3.经儿哥和我才是真爱
李泰欥的三个错觉:1.智皓和经儿昨晚肯定又…… 2.经儿脖子上不是过敏是吻痕 3.表志勋是个Pabo(这难道不是事实?)
#我被CP嫌弃了怎么破##队里的CP总是比我的CP甜##鸡经才是王道##表泰大旗要倒#

part.3

禹智皓的三个错觉:1.我情商真TM高 2.经儿这个表情肯定是在勾引我 3.经儿穿成这样绝对是在勾引我
#我总觉得我男友在勾引我##不管了扑过去##我男友肯定觉得我情商高#

part.4

禹智皓有一个本子,从来都不让朴经碰。有一天朴经趁着禹智皓洗澡偷偷翻了一下,结果看到上面整整齐齐的记录着禹智皓的吃醋史……
#我男友总是乱吃飞醋##记的比我全系列##所以要不要把它扔出去#

part.5

禹智皓小时候是个傻白甜的包子,整天一拽一拽的带朴经到处溜。
禹智皓现在还是个傻白甜的包子,整天一拽一拽的被朴经到处溜。
#现世报# #角色互换了?不存在的##不要叫我包子#

得此一人 三生有幸

cr.微博:-黑黑黑黑黑发-
纯个人观点 链接贴在评论里

如果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我会站在你身后背叛全世界

昨天答应 @一个不要脸的写手 只要鸡扣拿奖就更文
真的心疼禹智皓 看着他的道歉充满了自责
那么长时间过去 本来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
结果却被重新提起来 那天晚上一点一点翻译他ins下的评论时真的心如刀绞 禹智皓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饭了六七年难道不清楚 到头来居然还是他纹在身上刻在心里的小蜜蜂伤他最深
竹马情深 经儿宇宙最暖了
不谈CP两个人也会一直一辈子

半现实向 勿上升真人
这里默默 谢谢你们愿意听我抱怨 祝食用愉快

禹智皓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酒店,脑袋里乱糟糟的。在翻了半天都没有翻到房卡后,他直接抬手砸到了门上,咚的一声仿佛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回荡了很久。

看看包里早就被关机的手机,禹智皓还是放弃了开机找经纪人的想法。他转过身靠在门边,抓了抓自己染成亮色的头发,似乎想赶走脑袋里所有的痛苦。

事发突然,就连他也束手无策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一次又一次的扣挖他内心深处,一刀又一刀划在还未愈合完整的伤口上,恨不得剖析干净他的五脏六腑。

听到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他抬了抬头,只是隐约看到走廊另一边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接近,却在看到那人越来越清晰的面孔时不由得惊喜了一番,继而红了眼。

朴经看着一直傻傻站在房间门口不知道找经纪人的禹智皓真的很想爆粗口,但看到他一脸委屈的样子还是不由得心疼了。

“呀!禹智皓,你就不知道打电话找经纪人哥?”朴经快步走上前打开门,对责怪的口气对身边那个乖乖站着的人说到。

“我……我手机没电了,经儿,你怎么来了。”禹智皓跟着他进了房间,刚关上门就抱住了他。

“我不来,难道看你自己把自己饿死?”朴经撂下手里的东西,转身回抱住禹智皓,在他怀里蹭了蹭。

“经儿,那件事,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别生气……”
“我知道,智皓啊,你没必要道歉的,你没做错什么。”
“但我好像,让咱们的小蜜蜂们失望了。”
“禹智皓,你是不是又去网上看那些留言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别看了吗?”

朴经揉了揉禹智皓因为染发而变得柔软的头发,轻拍着他的后背,他知道禹智皓又脆弱了,只有在他面前才会表现出来的脆弱。这人总是装作一副要强的样子,就算心里再痛也不会轻易表露出来,除了在他面前的时候。

“智皓呀~你不用自责的,要走的我们也留不住,我们又不是神,也做不到让每个人都喜欢,那他们既然要走,我们又何必要强留。你真的什么都没做错,还是有很多人相信你支持你啊,还有我啊~”

禹智皓紧紧抱着朴经,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像山间的清风,像古城的暖阳,吹走阴霾,带来温暖。

朴经把禹智皓安顿好睡下,躺在他身边看着他疲惫中带着些安稳的睡颜,把刚刚发完推特的手机关了机,紧紧抱住他闭上了眼。

『蜜蜂们~~~~ 我想早点儿睡~~
还有~!说起我以前mix tape中的歌词的
话~~~
那时候,如果说我年纪小也确实很小,但是
应该是想法不太成熟的时期,现在的我看来也会觉得怎么写了这样的歌词,也有那种严重的歌词
万一看着感到不快的话非常抱歉,就像我的简介说的,做听起来开心的音乐的人一样,以后会为了呈现好的歌词好的音乐而努力和学习的.!
向因为闲言碎语而担心的蜜蜂们抱歉。久违
的晚安哟^♡^
啊还有,祝贺我们帅气队长Z1C0今天MAMA获
奖!!!』

如果全世界都背叛了你,我会站在你身后背叛全世界。

鸡经强行甜一波!
祝贺wuli智皓拿了最佳男歌手!
无论外面怎么说怎么骂,我都相信你。
你还是那么坚强,坚强的让人心疼,以后一直走花路!

about idol

我喜欢他 不会因为一些其它不确定的因素 而影响我对他的喜欢 他也是人不是神 不可能会完美无瑕 我愿意给他闭上眼睛捂起耳朵的信任 就算全世界都说他有错 只要他否认 我就不信 事情已经发生 我既然相信他 就自然相信他会处理好这件事 担心肯定会担心 但终究会有一个结果或解释 所以无论发生什么 我都在这里 我们也都在这里 默默支持他保护他
LOVE&PEACE

同居三十题(五)做饭

我终于 还是打算更完这个系列
不定期更新 高三狗狗生艰难
半现实向 勿上升真人
这里默默 祝食用愉快

禹智皓是被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吵醒的,还没醒明白的他在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时立刻掀被子起身,看到身边空空的顿时慌了神。

“经儿!经儿!!经……”禹智皓扯着嗓子一边喊一边找人,最后在厨房找到了一脸颓废的朴经,以及铺了一流理台的废弃食材。

“啊西!”朴经抓了抓头发,把锅里已经烧焦的鸡蛋倒进盘子里,端起盘子就被一股熟悉的气息包裹起来,整个人都压在他身上,他用脚趾都能知道这人准是睡都没睡醒就爬了起来,索性也没推开他。

“经……以后这种事我来就好了啊!”禹智皓把头搁在朴经肩膀上蹭蹭,啵的一下留了一片口水在他脸上。

“智皓你醒了啊,快尝尝我煎的蛋。”朴经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笑着转过身,看着禹智皓的表情一点点僵硬,笑的越发明朗。

于是,禹智皓只能含泪把那个半生不熟还散发着烧焦的味道的吃掉,心想以后绝对不能再让他进厨房了。

“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吧!”
“好吃……不过,没有你好吃~”

朴经禹智皓一脸奸诈,突然觉得大事不好,准备跑路却被一把按在椅子上。看着禹智皓靠得越来越近的脸,朴经一口咬在他脖子上,躲过他翻身跑到客厅,一脸挑衅的看着禹智皓。

“嗷……”禹智皓顺势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满脸痛苦。朴经明显被吓了一跳,立刻跑来问他怎么了,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禹智皓压在地上,吻了过去。

“唔……禹智皓你起来啦,要压死我了啊。”朴经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地推着压在他身上的禹智皓,却没有真的用力。

禹智皓满意的看着身下撒娇的小男友,又重新吻了下去。

已经过了正午的太阳光照进屋内,照在两个纠缠一起的人身上,显得更加火热。

过敏

来自 @穿长靴的猫 的一辆车
🚄🚉🚃🚗🚕🚓🚒🚑🚙🚲🏁
别问为什么是我发的 可能最近lof抽风了吧
半现实向 假的 勿上升真人 无证驾驶
不接受人格教育以及道德绑架
链接会放评论里一遍
以上
这里还是你们既可爱又清水的大默默
祝食用愉快

http://imglf3.nosdn.127.net/img/a1FlTXVZbWxDRVNzZzM3K1pyMFFibmMvVEFXTjN6RnV5MTdMRFdXdHVSbUphZTFwUFVHa3ZBPT0.jp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